一位产妇命丧肥乡县医院引发的风波

2016年08月02日来源:中国经营报

  

一位产妇命丧肥乡县医院引发的风波……

  4月28日中午,邯郸市肥乡县元固乡一普通农民杨某眼睛红肿、神情呆滞,相爱多年的妻子高高兴兴地来到肥乡县医院产子,却意外匆匆离世,连一句分别的话都没有,这令他肝肠寸断。悲剧发生后,处在伤痛昏晕中的杨家人遇到了“理智”的医院领导,风生波起……

  **劫难发生在天亮前

  据杨某讲,他有三个女娃,最大的才10岁,受农村传统思想束缚,今年她35岁的妻子吴某利又怀孕了。怀胎十月,各项检查一切正常。4月22日深夜11点多,因感觉肚子有点难受,估计最近两三天就要生了,为了万无一失,吴某利在丈夫陪同下来到肥乡县医院妇产科,办理住院手续时已经是4月23日零时许。入院记录显示,经检查各项指标合格,医生给出的诊断是“有产兆,给予产前II级护理”。4月23日白天,在医生要求下吴某利又进行了多项检查和产前准备,没有异样,医护人员还表示可以顺产。4月23日晚上11点左右,吴某利肚子出现阵痛,感觉要生了。丈夫杨某多次找值班医生,“对方一直说没事儿”。4月24日凌晨1时许,实在坚持不下去的吴某利再三哀求下,医院开始准备实施剖宫产。肥乡县医院产前麻醉及会诊记录显示,“产妇意识清楚,阵发性腹痛2小时,术前检查心血管系统、呼吸系统、消化系统、造血系统等都正常”,只是“窦性心律不齐、怀疑心房肥大”。

  很快,进行剖宫产手术。焦急而幸福的杨某和双方老人在手术室外耐心等待。“中间我听见老婆在里面疼得大喊大叫,不是打了麻醉针呀?”杨某也心疼。三个小时过去了,一位身上沾满了鲜血的医生走出来,宣告了一个意外的结果:孩子死了,大人也快不行了!杨某的老母亲闻听后跪在地上给医生磕头,求他们救人。凌晨6点多,医生正式宣布,吴某利死了!此前,刚刚出生的男婴还有生命迹象,被紧急送往邯郸市中心医院抢救。

  **活人的悲剧刚刚开始

  

一位产妇命丧肥乡县医院引发的风波……

  据杨某讲,妻子术前检查一切正常,却意外死在手术室里,这个结果令谁一时都不能相信。他们在伤痛中询问吴某利的死亡原因,可医院迟迟不给答复,只是让尸检进行鉴定。杨某一位亲戚表示,“一家老小都是土里刨食儿的农民,一个大活人突然死了,还要剖膛破肚,谁能接受啊?换作是医院领导、县领导的女儿或儿媳妇,他们能理智地答应去尸检吗?”

  杨某说,面对肥乡县医院领导的“理智”和冷漠,万般无奈之下,他们只能穿上孝服,把棺材抬到医院,但没有堵门没有阻挠其他患者就医。4月27日下午大概2点多,近百名穿着警服的人来到医院,抓走了8名亲属,其中包括三个尚未成年的孩子(最小的4岁、最大的10岁),直到晚上11点,三个孩子才从派出所被大队干部带回家。

  肥乡县医院附近的一位居民气愤地表示:“你们可以抓走大人,三个不懂事的孩子犯了什么错?她们没了母亲,哭哭啼啼有罪吗?!你们的鲁莽行为,是在受伤的幼小心灵上撒盐啊!!”

  **医院领导的理智回答

  4月28日下午,对于产妇命丧肥乡县医院一事,院长霍喜娥表示自己在外开会,让找书记马怀志。

  问:“产妇手术前检查是否一切正常?”马书记答:“患者家属已经复印走病例,请看病例。”再问:“剖宫产手术中发生了什么意外?是什么导致了吴某利死亡?”马书记答:“需要看尸检结果。”又问:“悲剧发生后,院方将如何解决?”马书记答:“请家属通过法定程序解决该医疗纠纷。”

  马书记表示,根据有关文件,肥乡县医院不会和死者家属进行私了谈判。4月25日,经肥乡县卫生局、元固乡政府及肥乡县公安局等部门领导依法定程序多次与患者家属沟通后,在肥乡县医调委主持下达成一个调解协议,因杨某家庭困难,支取处理吴某利丧葬及婴儿医疗费4万元,然后进行尸体检验并通过法定程序划分责任,杨某支取的费用多退少补。马书记称,杨家拿走4万元后,又不同意尸检了。马书记表示,对于家属的过激行为,除了公安已经抓人外,他们还要以“医闹”罪名到法院起诉死者吴某利的丈夫、叔叔等人。

  至于为什么不同意尸检,死者吴某利的家人道出了隐情:一是人已经死了,还要剖膛破肚,于活人来说心中不忍。二是同医院相比,患者是弱者是外行,家属对尸检的公正性不放心,毕竟人家都是卫生系统的,老百姓不懂医术,人家说啥就是啥,普通百姓根本不会明白。三是老百姓不愿打官司,从国内仅有的少数医疗纠纷官司看,那将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

  **两位法律专家的声音

  一位多年来关注医患关系的法律人士表示,一个生命的逝去,无疑是令患者家属痛心疾首的。如果作为医疗方又欠缺人文关怀,自然会让医患关系降到冰点。假如警方动辄以“医闹”罪名将患者家属强行拘留,不仅是患者家属心态不能承受之重,也是刑法单方“粗暴”治理不能承受之重。调查事实真相,保持公平公正,才能给双方以满意的答复。

  围观者也不要一味地对“医闹者”嗤之以鼻,医治医患关系的长效机制未建立,仅仅靠法律规范是远远不够的。有堵必有疏,畅通患者的诉求渠道,相关部门要坚持以人为本的原则,因为没有什么是比生命更值得敬畏的。

  海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诉讼法学教研室主任王琳认为,入刑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医闹”问题,更不能构建出和谐医患关系,那都不是刑法的功能。刑法只是要为正常的医疗秩序划出一道底线,并以刑罚来告诫和震慑“医闹”的行为人。在他看来,在刑法之外,加强医疗纠纷调解体系建设,疏通医疗纠纷司法救济渠道,乃至探索推进医疗责任保险等风险分担机制,都是和谐医患关系的应然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