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设计学院首饰设计工作室:李骞,节日快乐

2016年09月29日来源:大象网

来源:城市设计学院首饰设计工作室:李骞,节日快乐

今天是教师节,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

  然而今天,在中国美术教育的最高学府,却还有着尸位素餐的人。披着老师的外衣,负不起老师应尽的责任。


  今天就和大家讲讲城市设计学院首饰设计工作室的那些事。顺祝城市设计学院首饰设计工作室李骞老师节日快乐。




首饰工作室存在的问题

学生毫无越界的合理申诉

系部对学生的打击报复

系部对新一届同学的隐瞒欺骗




一、首饰工作室存在的问题


师资少,能力弱


  美院的工作室再不济,一般也是一个导师带几名助教或外聘老师,导师把控整体和关键课程,普通课程由不同的其他老师来负责,然而城市设计学院首饰工作室只有一名导师,每一届学生进工作室以后,她通常也只有某个课程的第一天会露脸,之后的数周,学生都处于自学状态,没有老师指导,只有一名技师解决工艺问题。课程结束点评,导师虽然偶尔会再次露面,但也给不出实际有意义的指导与点评,只会根据打磨的光滑程度评判作业好坏,学生并没有接受到丝毫设计或审美上的教学,而且甚至部分课程即便开课与结课导师都不出现,全程甚至八个星期没有任何老师指导,全靠自学。


缺乏实践,视野窄


  美院本部也有首饰专业,本部的首饰工作室会在学生二年级的时候就为学生举办展览,讲座也丰富,甚至会带学生去国外考察,而城院首饰工作室即便讲座也寥寥无几,笔者大学四年来,工作室只办过一次讲座,还是因为被学生举报不负责后为了挽回声誉才办的。另外美院每年还有着外出下乡考察或写生的课程传统,外出开阔眼界是十分必要的,然而首饰工作室历年都没有外出,只能留在北京,导师和同学们合影表示来上过课便会消失。甚至有工作室同学梦到过老师来上课,梦到老师带学生外出考察,不知道身在全国最好的美院却做这种梦是学生的悲哀还是学校的悲哀。


课程安排混乱


  城市设计学院首饰工作室有一门课名为“首饰基础技法5”,是三年级第二学期的课程,然而由于某种原因,某届学生四年级时老师才想起这门课忘记上了,这才在四年级仓促补上。没想到同样的事会再次发生,笔者本该在三年级上“技法5”的时段老师没有出现,老师没有也就罢了,连以往的自学安排都没有,几个星期白白荒废,之后才利用原本“金属工艺研究制作”的课程时间补上了“技法5”,然而时间不够,“金属工艺研究制作”这门课只能取消不上。


存在挂名吃空饷的老师


  城市设计学院首饰工作室部分课程课表上写着有多名老师授课,实际上都只是挂名吃空饷,笔者三年级的课程“首饰基础技法4”课表显示为一名叫王瑜的老师授课,实际上8周没有任何老师出现,遭学生举报后,学院教务彻查有关老师挂名的问题,系里担心被院里查到,竟然要求工作室学生统一口径,说王瑜老师来上过课,并描述这位大家并没有见过面的老师相貌让学生应付检查,假装这位老师来上过课。




  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后续笔者将会继续分享:学生毫无越界的合理申诉、系部对学生的打击报复、系部对新一届同学的隐瞒欺骗,谈谈城市设计学院首饰工作室背后的故事,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