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海仁和医院坑骗女子两万元 美容变毁容 头痛剧烈生不如死

2016年10月21日来源:河南网络电视台

来源:临海仁和医院坑骗女子两万元 美容变毁容 头痛剧烈生不如死

阅读提示:日前,媒体曝光“临海仁和医院坑骗女子两万元 美容变毁容 头痛剧烈生不如死”事件,引发关注。作为求美者,到底该如何保障自身的安全性呢?学会辨别医生真伪,不要太轻信专家广告。医疗美容业广告管理尚不够规范,自律机制不健全,还存在一定量的专家虚假宣传和炒作,借此吸引顾客。


时下,整容手术成为一些人追求美丽的一种方式,但是也有人做了整容后,效果并不理想,天台的叶女士反映:今年10月份,她在临海一家医院做了整容手术后,一直感到头痛,迫于无奈,又在另外一家整形医院取掉了注射物。那么,第一家医院注射进体内的究竟是什么物质?叶女士心中一直有这个疑问。


今年10月14号,在朋友的介绍下,叶女士在临海仁和医院整形美容外科做了整容手术,并签订了手术知情同意书。


叶女士:“在宾馆里面,他说你就签字吧,他说你要做什么,我说我这个脸应该设计做什么好,他说都可以做的,做了肯定很好的,鼻子和下巴,双眼皮。”


叶女士的整容手术包括骨膜贴片丰鼻术、改善下巴和切开重睑术。叶女士回忆说,当天两位医生分别对她的鼻子和下巴进行了注射。

叶女士:“总共手术费用了两万两千多,就是眼睛、鼻子、下巴。院长是个女的,给我做的鼻子,什么东西都没给我看,就说是骨膜贴片,注射进去之后,另外叫方医生,姓方的,一个男的,戴眼镜的,下巴给你做,就注射我的下巴,我觉得不对劲,他注射到这边的时候,针一推进去,不是射到这边来,我说你射到这边来了,射到皮上面了,后来他说这是肿的,没事的没事的,后来这边还是硬了。”

叶女士告诉记者,整容手术后,头痛一直伴随自己,半夜睡觉都受到影响。之后她到浙江省人民医院做了检查,结果显示:颏部和鼻背均可触及坚硬质地的注射物,分布不均匀。

叶女士:“我一直都痛,痛到我人受不了了,然后我跟他们去协商,这个要取掉,我说我人受不了,这样子我会死的,我这样说,我说吃饭嘴巴都张不开,嘴巴大概有半个月都张不开,都要用吸管调羹吃稀饭。”

叶女士说,她向临海仁和医院反映后,问题并没有及时得到解决。

叶女士:“对方他就说是恢复期,没事的。”

记者:“他说多久症状会消失?”

叶女士:“症状是三个月,他这样子说,他说症状是三个月,我说我人都受不了,等不到三个月。”

无奈之下,11月11号,叶女士在另外一家医院取出了脸上的注射物。

叶女士:“最终我在椒江医院取的,取了鼻子跟下巴,但是现在感觉还有,下次还要继续取。”

目前,叶女士的鼻子和下巴都还有局部硬块,脸上也有注射时留下的针孔印记。叶女士说,第二次注射物取出手术要等到三个月后做。

叶女士:“我都不敢出门,有时候我想过做人都没意思,为什么要这样子,我花钱是为了美的。”

对于整容时医院注射进鼻子和下巴的物质成分,叶女士也提出了质疑。


叶女士:“这是人工骨粉,自(定)固化磷酸钙人工骨粉,它是很硬的,好多专家,不管哪里医生,都这样子说,说这种东西注射到鼻子跟下巴 都属于违法行为,他说这种东西一天比一天硬,一年比一年硬,就是这个东西引起来的,疼痛难忍,就像爆炸一样的。”

那么,对于叶女士的这些说法,临海仁和医院会怎么回应呢?记者陪叶女士来到这家医院,医院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负责人均外出有事,无法当天赶过来处理叶女士的问题。

临海仁和医院 工作人员:“她之前有来过以后,现在是有第三方在处理这个事情了。”

记者:“哪个第三方?你们这边也出来个人跟我们说下,我们也要证实一下。”

临海仁和医院 工作人员:“我们这边确实今天负责人不在。”

记者:“打个电话让他过来。”

临海仁和医院 工作人员:“一个在杭州,一个在上海。”

记者:“那把号码给我 我跟他联系。”

临海仁和医院 工作人员:“他在那边开会,不方便的。”

记者:“那没事,我迟一点打给他。”

临海仁和医院 工作人员:“这个我做不了主,因为我不是负责人,我只是过来接待你们。”

采访时,一位自称是临海仁和医院骨科的医生闻讯赶了过来。

临海仁和医院 医生:“他们科室里的负责人 自己生很重的毛病,没有人在这里管理了,我们处理这东西也处理不好。”

记者:“您是仁和医院这边的, 是吧?”

临海仁和医院 医生:“对对。”

记者:“负责整形这一块的吗?”

临海仁和医院 医生:“不是负责整形的。”

在现场,这位医生对叶女士的情况观察询问后,也表示注射物不适合叶女士。

医生:“比较敏感,放进去后不。”

记者:“那如果说,就我们这家医院的话,如果整形出现患者不合适的状态,是不是应该要取出来的。”

医生:“应该要取出来的,但是他们应该坐下来协商一下。”

记者:“那当时也没协商下来,原因是不是负责人没在。”

医生:“协商么,他们医院要求病人就在这里取掉,因为也不是挺复杂的东西。”

叶女士:“在这里取出要钱的,在这里取,他说过,也要让我取一万八,要我拿钱。”

医生:“这不可能的,肯定不会。”

叶女士:“我来过的,怎么不会,院长说的。”

医生:“你这么一弄,跟那班人协商的时候不叫我,把记者叫来了叫我。”

叶女士:“我一直都在协商,那时候我跟你不认识,一点都不认识。”

那么,叶女士脸部注射的究竟是不是人工骨粉,这位医生表示不知情,但他建议双方再次进行协商,医院工作人员也提议,双方可以再次约定时间协商解决此事。

医生:“想办法协商解决,本来她在这里取了,慢慢取掉也省力的,不是很麻烦的手术。”

叶女士:“自固化磷酸钙人工骨粉,卫生局查过了,你说骨膜贴片肯定是一张片一样贴在这里。”

工作人员:“要不这样子吧,今天晚上,他这边开完会,让负责人联系你。”

记者:“到时候晚上负责人联系我,我看他怎么样一个说法,到时候我们电话保持联系。”

工作人员:“可以吗,咱们约个时间,因为今天确实两个负责人都不在这边。”

记者:“可以,这可以的,到时候我们也会关注这个事情的。”


几天后,临海市仁和医院美容科院长陈丽华联系记者,愿意接受采访。那么,针对叶女士反映的问题,陈院长是什么说法呢?我们稍后回来,继续关注。

针对叶女士美容之后出现的问题,临海市仁和医院美容科院长陈丽华认为:整形注射物并不是直接导致头痛的原因,恢复期后,叶女士的情况能够改善。

临海市仁和医院美容科院长 陈丽华:“在临床上没有人过敏,所以呢它不产生头痛,如果说临床上这个假东西过敏了,它是产生头痛的,那你认为这是导致她头痛的原因吗?这不是导致她头痛的原因。我们前后也有对比照片,她也不红,她也不肿,因为当时她拍的照片还是在恢复期,过了恢复期就没事了,因为肿胀这个东西,你做过这个东西,有肿胀,有涨的情况是正常的。”


那么,注射物究竟是不是叶女士口中所说的“人工骨粉”?陈院长向记者做出了解答。

临海市仁和医院美容科院长 陈丽华:“人工骨粉在2000年,2005年左右,国家已经封杀这个了,但是它里面具体是什么材料做的,我们也不清楚,但是我们这个是国家允许用的,是什么东西?自固化人工钙骨,它这个在德国已经运用一百多年了,在中国90年代就开始了,而且在临床上,它的口碑特别好,没有过敏的,它是可以用于整形的吗?它就是用于骨缺损,因为你鼻子缺陷也是骨缺损。”

此外,陈院长还告诉记者:一个月前叶女士向相关部门投诉后,药监部门和卫生部门都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医院会尊重叶女士的权利。

临海市仁和医院美容科院长 陈丽华:“临海市的药监局和卫生局都介入此事了,我们的药品经过药监局检查,检查确定我们这个东西是正规的产品,而且是国家可以在临床运用,而且是弥补骨骼缺陷的产品。如果她下一步选择用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利,我们这边会配合她是吧?我们这边会配合她的。”

整容后出现头痛,相信这是医患双方都不愿看到的,但是,后果既然产生,作为医院,应该积极去面对,去解决,减少患者的后续痛苦,妥善处理好后续问题。

爱美,大家都能理解,想美容必须得找正规美容医院!有些时候,即使是正规、大的美容院也不能保证每次的美容效果都符合顾客要求!所以要美容,必须得谨慎再谨慎!

小编多句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希望大家能理解!